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开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对就是这句
感谢  @零 小天使提供的梗(虽然改了超多😂
明明一个片段就能盖过去但一时手贱就这样了,已经没救了
好啦别在意逻辑了

已经不知道卡了多久了,望有生之年这辆能开起来(心情复杂的上篇

1.
雷德有些想喝酒。

但是一个人喝好无聊啊,所以雷德就连接上了嘉德罗斯,很显然他忘了嘉德罗斯只有9岁。

"有事?"嘉德罗斯写满不耐烦的包子脸很快出现在荧屏上。

"诶嘿嘿,老大,能陪我。。。不不不,能和我喝酒么?"雷德说到一半发现自己用错词急忙改了过来,荧屏另一边的人久久没有回复,当雷德都要放弃时,那边传来两个字:"地点。"

"啊?哦哦哦地点啊,就在我家吧?"雷德愣了会就兴奋地回复嘉德罗斯,那边又传来两个字"等我。"雷德听到后就兴高采烈地去准备酒菜,不过呢。。。

这红毛又忘了关连接频道了。

2.
嘉德罗斯上次和雷德喝酒好像有很久了,其实那也是嘉德罗斯第一次喝酒,雷德他不知道而已。

按祖玛的话,嘉德罗斯不出半杯就会醉,可当时嘉德罗斯是一杯加一杯,整个房间酒气味浓厚的快看的见了,两个人毫无疑问地东一个西一个,气得祖玛拿着酒瓶就往雷德头上打,边打边咬着后槽牙,雷德被打的酒醒又很懵,只好当个乖宝宝趴在地上给祖玛打。

祖玛和打仇人一样打了雷德一会,就转身向嘉德罗斯的方向走,雷德挠了挠头,也跟了上去。

定眼一看,嘉德罗斯躺在地上,边上还有些呕吐物,所以洁白的衣服,不,应该是身上到处都沾满了呕吐物,看起来比流浪汉还要脏兮兮的,时不时还呜呜两声,然后祖玛一巴掌拍到雷德头上,指了指门口,意味着雷德又要乖乖地滚出去了,抱着要表现换回点形象的想法,雷德举起手来说了句

"祖玛,要不我带老大去清洗?"祖玛扭过头盯着雷德没有出声,但雷德能很清楚感觉到面具下那种疑虑,便拍着胸脯说:"放心!"就抱着嘉德罗斯朝着洗浴间走去,留下祖玛一人拿着拖把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第二天嘉德罗斯酒就醒了,当嘉德罗斯每次忍不住好奇心问起,雷德和祖玛总是面面相觑,然后找了个理由就溜走了。

3.
大概是好奇自己醉酒后到底怎么样,嘉德罗斯爽快地应了约,两个人坐在不大的桌子两侧,拿起杯子就是一口干,干,干。

"哈!老大你怎么变成两个了?"已经开始有醉酒现象的雷德趴在桌面上笑嘻嘻地说,嘉德罗斯可能因为酒精麻痹了神经,也没去深想雷德的语气是否对王"尊重"

"诶?老大你这,嗝!回怎么不吵。。着要去找格瑞打打打架了?"雷德的舌头就和打了结一样,"我。。。吵着找格瑞?"用手在手臂抓出几道伤痕,才让嘉德罗斯能清醒一点地问出这句。

喝醉的人只说真话。

雷德把祖玛的警告扔的八百米远了,"当然啊!老。大你还...."雷德说着说着就咣当一声倒到地上睡着了,"喂!我还怎么了!?你TM地醒一醒!醒醒!"嘉德罗斯一下冷汗直冒,一把抓起雷德使劲地摇晃,发现雷德睡地比猪还死,也只能作罢。

不顾地还未彻底醒酒的身体,用大罗神通棍撑着身子摇摇晃晃地走了出去。

就算会被其他的参赛者杀死,嘉德罗斯此时也只想找个偏僻的地方冷静下来。

4.
"咳咳。。。这里应该不会再出现那些渣滓吧。。。"一路过来吹了不少风杀了不少人的嘉德罗斯来到一片寸草不生的地方,手指在地图版块上不停地滑动,却没发现自己所处的版面。

看来是要在这休息一段时间了。嘉德罗斯赌气一样地坐在一块光滑的石面上,把手上的大罗通神棍放在一旁,低头玩弄手指。

-什么时候呢-

对啊什么时候对格瑞从欣赏到那些所谓禁断之情,那和他坦白吧,不对,还有那个叫金的渣滓在格瑞周围,好像自从那个渣滓出场后,每次碰见格瑞不是念叨着那个渣滓就是和那个渣滓成天侍一起。。。想这么多真是与自己的身份不合呢。。。嘉德罗斯自暴自弃地仰倒在石面上,风一吹过来,反让嘉德罗斯的脑子更混乱了,一伸手就碰到了一个瓶子,大概是出来的时候被带来的。

嘉德罗斯用手指把瓶盖撬开,起身就是一口闷了半瓶,酒精含量高的直让嘉德罗斯咳嗽了好一会,眼泪都出来了,"咳咳咳。。。"嘉德罗斯急忙起身用手去擦,却不想越擦拭就越流的多。

算了。嘉德罗斯突然想起什么一样,停下了擦拭的动作,让泪水肆意地在脸上留下泪痕,又很奇怪地大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哭,如果有人,一定会以为在那边又哭又笑的是个精神错乱的疯子。

嘉德罗斯已经无法关心自己的看上去滑稽可笑的脸了,当举起手中还剩有半瓶的酒,打算让自己沉浸在酒中,让酒精腐烂自己的思考能力时,却被突然出现的一只手紧紧抓住了拿着酒瓶的手,嘉德罗斯看了下手的主人,那一头刺眼的白发,毫无疑问,是格瑞。

啊。。。反正一定是假的,为什么不借来发泄一下?嘉德罗斯混乱的脑子闪过了一个不怎么好的念头,挣开那只抓着自己的手,仰头就把剩下的酒喝完,直接照着格瑞的嘴唇狠狠咬去。

格瑞比嘉德罗斯要早来几天,是为了养伤,从嘉德罗斯进入这个区域时,格瑞就在高处观察着他了,格瑞完全可以转身就走或是收下这个积分大礼包,但当嘉德罗斯令人心痛的哭笑声回荡在这个区域时,格瑞也忍不住心中"怜悯"下来看看这个狼狈不堪的人怎么样了,也就出现刚刚那一幕。

被同性吻的感觉也没有太大的反感,当嘉德罗斯想更深一步时,被格瑞强硬地拉开了距离,"喂,你到底怎么了。"

"格瑞啊,为什么不接受我呢?是不是因为那个渣滓?没事我回去就杀了他。。。"嘉德罗斯低着头阴沉地说,格瑞皱着眉头一把抓起嘉德罗斯的围巾迫使他抬头,"你想对金怎样?你这没人性的。。。"格瑞说到一半却发现嘉德罗斯已经泪流满面了,顿时就愣住了。

毕竟格瑞每次见到嘉德罗斯他都是狂妄自大的样子,他之前绝对不会认为这自负的"王"会露出这幅脆弱的样子。

(待续)

评论(10)
热度(63)
 
© 圣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