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你这破狗吃枣药丸(上)


"哈哈哈哈哈所以你丫就怂了?跑了?!哈哈哈哈"萤草笑的捂着肚子打滚。


她面前的大天狗满头黑线,手中的扇子快要被折成两半一样的抖,早知道就不对她们说了,说好的可爱呢??


不过


昨晚的确是怂了呢…


一想到这,大天狗就低头不语了。


"大狗子你是注孤生啊"一旁的青灯行一脸严肃地拍了下大天狗的肩膀十分严肃地说。


一旁的众式神开始也起哄。


"好了好了,你们也别闹狗子了,狗子啊,你今晚把这个给荒川,保你成功~"三尾狐边说边摇了摇手,一旁的众式神就向四周扩散了开来,当她们已经走了很远时,三尾狐便给了大天狗一张纸条。


"这是什么…"大天狗低着头反复揉着纸条。


"嘿嘿"三尾狐也不做回答,起身离开了。


"反正有益的,不是么?"


"不是么…"大天狗干脆闭上眼睛反复重复这句话。


你…行的!


大天狗站在昨天晩上自己站的地方,深呼吸了几回,鼓起勇气向荒川的房间走去。


当手指要触碰到房门时,"唰-"房门自动打开了,仿佛房里的人早就知道大天狗会再来访。


"荒川?"大天狗冲着黑漆漆的房间里喊了一声,得不到回应就开始向深处走。



木屐踩在地上发出的声音在房里显得格外响,微弱的烛光时隐时现,没有关上的窗户竟没有一丝月光透进来,只有阴风在房里肆无忌地转动。


咽了一口口水,大天狗东张西望了一会,确定没有荒川的身影,便继续保持冷静深入了。


"汝…找吾有何贵干?"低沉又沙哑的声音再次响起。


"啊!…荒…荒川我是来送东西的!"看清了背后的人是谁,大天狗有点尴尬地说道。


啧。荒川打了个响指,窗户缓缓地关上了,烛光的照明范围开始扩大了,当窗户完全关上时,烛光也照亮了整个房间。


荒川走向大天狗的背后,然后席地而坐,看了看走神的大天狗


"汝不是有物赠与吾么,还不入座。"生硬又带有命令的口气,也正是荒川的风格,不管是谁。



不管是谁。



"哦哦。"大天狗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在荒川的对面坐了下来,慌忙地拿出纸条,递了过去。


荒川接过揉了揉,再打开来,笑出了声。


这是大天狗第一次看荒川笑,愣了半天也没回神。


什么一笑倾城再笑倾国弱爆了好么!!


"汝…"大天狗一回过神就看到荒川的脸,是离自己那么近。


嘭!


"啊啊啊!!"大天狗迅速地逃离了现场,留下荒川一人在房里。



"和歌是这样子送的么…"


大天狗一夜无眠。




这就导致打斗鸡时也心不在焉的。


这也就导致了只有爷爷奶,萤草黑着脸刷伤害。


大天狗决定去找酒吞借点酒喝。


一边喝酒一边看着那夫夫秀恩爱。


喝个屁哦!我现在感觉喝的不是酒是狗粮!


"好了…茨木"酒吞叹了口气,把在身上揩油的大妖推开,然后把一样东西递给了大天狗。


大天狗接过一看,正是荒川的折扇。


"走吧。"酒吞看了看大天狗便下逐客令。


"嗯。"大天狗张开翅膀便飞走了。


留下一堆羽毛。


"吾友!干嘛帮他!"茨木一脸不开心地抱住酒吞还不忘蹭两下。


酒吞也不说话,只是抱住了茨木


评论
热度(71)
 
© 圣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