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寮川x外寮狗
文笔(´・_・`)文笔这种东西没有的
ooc日常打勾

大天狗有些烦恼,他掉毛又严重了,睡一觉可能到处都是羽毛。

大天狗烦恼,荒川也烦恼。

本来睡着好好的,结果一醒来全是羽毛,贼热,收拾也麻烦。

川主就不开心了。

“狗子你能控制下吗”

“我。。。我控几不住欧自已啊。。”大天狗在荒川的目光下畏畏缩缩。

畏畏缩缩就换来了一张飞机票。

“咳咳咳咳。。。狗子你回来了”八百比丘尼在屋门口微笑地看着忙着收拾房间的大天狗,即便被满屋羽毛呛得不得了,但还是站在那里,因为

这个没良心的狗子跟着神乐家的荒川跟了那么久终于回来了虽然明显是被赶出来的但是还是假装他是良心发现的回来看望自己这个空巢老人所以要有些阿妈的作为

这么想着的八百比丘尼就向前走去,打算安慰大天狗,谁知手刚搭上大天狗的肩膀,安慰的话语还没有说出时,大天狗出声了

“阿妈。。”我还以为隔壁神乐才是你阿妈

“你知道怎么治掉毛吗?”。。。

两人对视有一段时间后,八百比丘尼缓缓开口道:“绑起来或把羽毛剃光。”大天狗听完就真的陷入沉默了,都没有意识到屋里另一个人出去了。

天色换了一轮

“扒拉扒拉~”山兔和孟婆和庭院里欢快地“散步”,“呀!大天狗大。。。人?”眼尖的孟婆看见了远处的大天狗,兴奋地拉着山兔冲向大天狗,因为大天狗出门“做任务”以久,不过快冲到大天狗身边时刹住了车。

因为大天狗的翅膀用布紧紧捆着,十分怪异。

孟婆沉默地看着大天狗蹑手蹑脚的,便和山兔手拉着手,头也不回的走了。

神乐和八百比丘尼在庭院与荒川聊天,哦不对,是小鹿男和辉夜姬在聊,那两个人在树荫下乘凉

一个拉着荒川的手说今天又收获了什么御魂,一个拍着荒川的肩膀说今天皮肤打到哪,“汝。。。到底想干什么”荒川眼神复杂的望向神乐,“不干嘛,不干嘛”神乐干笑两声,随后摆了摆手,说了声天色已晚,便回屋了。

荒川看着一行人各回各屋,扯了扯嘴角,也回屋了,一进屋就看到了一个形状奇异的式神

“。。。赖皮狗?”

“。。。才不是”

荒川绕到大天狗身后,用折扇敲打着被布捆绑着的翅膀,“狗子你这是 。。羽毛掉得太快变成了赖皮狗吗”

“才不是变成什么癞皮狗好吗!!!你不是嫌弃我掉毛严重吗。。”大天狗小声嘀咕,“得了赶紧把布拆了,这样子裹着你真想变成赖皮狗吗?”

“嗯!”大天狗立马动手将布拆下来,随后将荒川扑倒在床上,然后被荒川一脚踹开了。

之后每逢夏季大天狗还是会被赶回本寮,而且孟婆之后再在路上遇上大天狗时,总会忍不住抖一抖,拉着山兔走向另一条路,这可让大天狗郁闷了一段时间

-end-

评论(2)
热度(26)
 
© 圣梵 | Powered by LOFTER